top of page
  • JLMS_Jenny

<黑白臉-當個有原則的老師>

<黑白臉-當個有原則的老師> 學習當個“有原則”的老師,不管教多久都是一堂必修課。



沒在語言中心下工作,從行政到教學都得親力親為,跟學生的關係拿捏更是學問。

學生跟我熟識是好事,代表他們信任我,他們常常不知不覺跟我分享大小事,從租屋、聯絡航空公司、到健康檢查找健診中心、個人規劃、私事(感情)困擾,都會跟我討論,但怕的就是開始隨便。 (雖然看起來很像聊天,但我都逼迫他們講中文啦!對我而言,這種能應用在生活中的對話比課本更實際。)

———————

前幾天收到學生家長想臨時改變上課地點,到一個沒捷運、交通極不方便的地方。 接著開始找一堆藉口,試圖說服我換地點。在此之前,他們已經臨時改變了幾次,但由於之前地點易達,因此我都配合調整。

當上一堂課還沒結束,臨時收到這種要求,你們會怎麼做?

我下課後,不打算趕場,直接拒絕了對方的要求,自己跟他們取消了課程。


我用很理性、溫和又很堅定的文字告訴他們:「我無法配合。」整段文字讓對方無法反駁我。

對我而言非常清楚: 1. 交通時間成本,我這樣會逼迫自己在大熱天趕場奔跑,除非我坐計程車,不然更晚的課一定會遲到。

2. 我要當一位「人很好商量,但很有原則的老師」。

3. 如果對方不能接受(不管是上課條件、規定),那我也無需委屈自己接受,這個人就不會是我的目標族群。


當我的訊息寄出後,學生家長自動自行解決了原本他自己提出的一堆困難。

因爲同時他也很清楚,學生很喜歡我的課,他今天提出的困難、問題都不是我造成的,也不是我該解決的。 —————————— 以上這類需要「講明」的事情,需要同時當黑白臉的情況,從以前到現在發生過很多次(不是同一人)

👉以前語言中心主管在上課前五分鐘隨意調動我授課班級(內容、程度全不同)

👉語言中心、學生很喜歡我的課,但語言中心要求我簽不平等合約。(因為這種原因,我至少拒絕過三間語言中心)

👉跟我上課的學生,好心幫我推薦,但他自己報給別人我給他的「極優惠價」。

👉小小學生某些必須改正的錯誤行為讓我感覺很不舒服,我必須跟他的家長溝通。

👉當自己沒那個意思時,學生直接跟我說「我們可以試著約會交往看看」

👉隨意請假、改變時間,好像他的時間才是時間,老師的時間都隨便...

👉小孩耍賴一整堂課,要讓他知道我不悅,但又要讓他知道我沒有討厭他,我一樣當他的朋友,但他也需要配合課程進行。

—————- 朋友跟我說:「妳怎麼每次都可以寫得那麼婉轉給人臺階下 XDDD」

珍妮只能表示:「因為JLMS只有我一個,我必須當黑臉也當白臉。」


或許也該感謝媽媽從小跟我的溝通方式-「很-有-原-則」並且秉持著摩羯最大優點之一「對事不對人」。還有歐洲學生們的影響,讓我能慢慢學會「有話直說」。(我以前也超鄉愿...)


學習當個“有原則”的老師,不管教多久都是一堂必修課。

17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