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JLMS_Jenny

<華語課的不同樣貌>

<華語課的不同樣貌>

在我一開始進入華語教學領域時,甚至是自己還在語言中心擔任兼職華語老師時,我都沒想過自己某天的華語課程內容會是跟學生一起準備各種充滿挑戰的內容:訪問總統腳本、外交領域記者會講稿、專輯宣傳通告內容、國際書展記者會,甚至金融投資行業董事會報告內容都是JLMS的課程內容。



就在幾個星期前,一位因為人生進入新階段,中間停課將近一年的學生,又連絡上我,告訴我他要繼續上課,因為在接下來的董事會報告中,他需要開始練習使用更完整的中文報告。學生的公司規模非常大,我相信幾乎每個台灣人都用過這家公司的服務。


面對學生們來來去去,我都抱著平常心(但學生流動率也真的滿低的,大部分都會跟我超過三年)。

這位學生又連絡上我,心中非常感恩也很開心。

自己清楚知道學生的上課會內容極具挑戰,因為很多內容都是公司內部資料,不可能提前拿到資料備課,上課都要憑藉平時累積與臨場反應。

學生在停課一年後又連絡上我,代表著對我的信任,也是對我教學能力的肯定。


金融投資專業領域詞彙很多,專業用語中的細微差異只能靠平時不同資訊接收和各領域朋友聊天過程中累積。如果真的不懂,每一次的教課也是我吸收新知的機會,學生都會用大白話和我解釋專業術語,我的工作就是將他的大白話修飾後,讓整個報告聽起來更專業。

----------------------------------------


這樣的情況包括跟在外交領域的學生一起準備記者會講稿一樣。

雖然往往只是準備講稿內的某一小部分,但準備講稿往往是我上課時被告知。


要如何在學生程度和外交領域詞彙篩選中舉得平衡,不能使用太過艱深的詞彙但又要專業,還要在眾多詞彙中選擇學生容易記憶的。有時還需要順應民情,適時地加入一些接地氣、貼近人心的台語,這些都成了JLMS的華語課樣貌。


面對較娛樂的領域,要怎麼面對刁鑽的採訪問題或是如何跟記者打太極也是JLMS中文課的樣貌。


上面說到的中文課的樣貌,這些課程都不容易備課,甚至是無法備課的中文課。

這些只能從平時教學經驗累積、從生命經驗累積、生命中荒謬的經驗訓練XD,甚至是無時無刻打開五感去記憶、去感受。


用聽覺記憶各領域的專業詞彙。


去看每個場合的氛圍和互動方式。


去感受學生的性格,以及他們要參加的公開場合可能的調性,帶著學生選擇最適合他性格的詞彙與語句,才能幫助學生在這些場合展現他們自己的魅力與影響力。


當學生因為這些上課時準備的 “台詞”,被觀眾與會人士記得與讚美時,學生就會更信任陪他們一起準備講稿的老師。

而這樣的教學能力都是在“對外華語教師能力測驗”無法測出的能力。


當然,要發現自己的這些能力,找到適合自己的客群,都需要一開始大量的教學,長時間的練習與驗證後,提醒自己一直不斷學習,才會慢慢找到自己的教學族群。

沒有人在一開始就清楚自己擅長教哪一類學生族群。


華語課的樣貌很多種,別被任何考試形式、教學形式給限制住了,找到自己的教學風格與教學特色,才能成為有記憶點的老師。#共勉之

-------------------

說到生命中荒謬的訓練…

在我進入華語教學領域前,曾經跟前藝術品古董領域的老闆到中國出差。

晚餐後,老闆和中國客人一行人把我和另一位女同事帶到酒店跟他們一起應酬。當時兩位中國客人一直想分開我和另一位,為了安全,從頭到尾和我一直手勾手的女同事。

當時自己不知道哪裡來的靈光乍現,我竟然拿當年工作常見的古董藝術品瓶器造型燦笑回絕中國客人:“我們兩個是雙連瓶(雙連瓶是中國古代常見的瓶器,兩個瓶子中間雙連),所以我們不會分開”。

我的這個神來一筆的軟釘子,沒有傷到老闆和客人顏面,也保障了我和同事的安全。


這樣的荒謬的累積,回到教學場域甚至生活中,也可以是另一種幽默地展現。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