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JLMS_Jenny

<華語老師的多樣貌-隨身急救包派上用場>

<華語老師的多樣貌-隨身急救包派上用場>

昨天還高跟鞋緊身洋裝在威士忌品酒會。

今天的相片是另一套裝備。



兩年前開始因為香港、因為俄烏戰爭、因為台灣常常有莫名其妙的意外(比如太魯閣、八仙、地震、天外飛來掉落冷氣),總覺得自己需要學會一些急救技能,救不了別人,至少不要成為拖累別人的人。於是把學習急救加入2023年目標清單中。參加了一系列 #壯闊台灣後盾計畫的急救課程


內容從 #創傷止血(比如大量出血,如何止血)、#輕型搜救(被壓住如何協助脫困)、#滅火、#事故救援(車禍如何將傷者抬出車外)、#骨折固定、#到院前照護(評估傷者狀況、基本緊急處置)、#無線電通訊管理(如何使用無線電溝通、畫出逃生路線圖)


為了讓自己的所學有個整體評估,所以也加入了這次團隊建立的一個Taiwan Community Emergency Response Team – T-CERT示範隊。


總有人會政治化這樣的訓練,但我加入時根本沒想這麼多。誰能保證意外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在路上不會被車撞飛、學生在教室奔跑不會玩出骨折、身旁親近的人不會莫名昏倒…學了這些最常受惠的就是自己親近的人。#更別說如果真的戰爭飛彈是不會選政治立場的。


--------------------------

自從年初開始學習這系列課程,出門包包裡放的不是化妝包,是急救包。內有:彈性繃帶、紗布、透氣膠帶、手套、止血帶。某天才在跟學生抱怨這包有點佔空間,萬萬沒想當天下午我真的在課堂中使用上我的隨身急救包!


這天下午的課,我跟一位六歲的小小學生上課。

上課上到一半,他一直看自己的手指頭,直嚷嚷著:「我的手指好痛,你看,破皮了」


他伸出食指給我看,就是一個超級無敵小的破皮,也沒有流血。

一開始我壓了壓,把掀起來的小破皮壓下去,想說他會忘掉。沒想到接下來他只專注在他的小破皮,根本沒有要上課,時不時跟我說「很痛」。我知道他只是要討拍。


「真的很痛嗎?」「嗯!」他眉頭深鎖


我決定從包包拿出那個被我嫌棄有點佔空間的隨身急救包,拿了從未開封的透氣膠帶(因為我沒有ok繃)。


當我打開包裝時他說:「還沒開過喔?」

「對啊」我邊說邊拆開包裝。

此時他露出:老師好酷喔~的表情,看我拆封….

我撕了一段透氣膠帶在他小小手指上繞了一圈半,目的只是安撫他的情緒。

他看了一下,眉頭瞬間鬆開….

沒多久他又說:「可是這樣很快就掉了,可以再貼一點嗎?」

於是我又撕了一段在他指頭多繞一圈。

他滿意地看著指頭,我終於可以繼續上課。


五分鐘後….

他一邊聽我上課一邊脫下鞋子:「我的腳趾頭這裡也痛痛的,破皮」

我心想:孩子你剛剛活蹦亂跳,不要誇張,你只是要跟老師我撒嬌討拍!

「等等下課你就要上樓了啦」我敷衍過他,他也就忘記了他腳趾頭痛這件事!


———————-

學過急救後,站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幻想無數次:如果等等一場意外發生在我眼前我會怎麼做、我能怎麼做….


殊不知,現實與幻想總是有落差,還差這麼多。(也是好事啦)

認真沒想到我的隨身急救包救到的是一個需要撒嬌的心靈還有我課程的安寧

雖然這個急救包派上用場是一個溫馨的故事,但我相信真正遇到更嚴重的情況,我也能比沒學過的人有更好的處置。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