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JLMS_Jenny

<最難的一堂課>

<最難的一堂課>

身為半路出家的華語老師,有時候都很慶幸自己不是在制式的教育制度下任教,空間與自由度當然多很多。

曾經看過某段採訪影片,老師們探討著制度下老師的難處,老師們想教實用的東西,但礙於進度,升學考試,老師只能將就。

影片中的問題,我也曾經問過自己,但因為我的學生族群不同,這些問題並沒有困擾我太久。

學生的反應,反而讓我更堅定自己的方向...


—————— 「教完」vs「教會」... 「教會了思辨能力但滿級分的有幾個人?」


讓我想到最近和學生討論「言論自由」話題時,好幾位歐洲學生不約而同的答案:


題目是:當學校禁止老師談論某些敏感議題時,是否影響了言論自由?

學生們不約而同的答案如下:

「老師的教學目的是訓練學生思考的技巧與能力,不是一直聽老師說,也不是那個內容。內容是學生要自己學會分析,哪裡好?哪裡不好?為什麼?老師的身分是帶領大家一起討論,而不是給學生答案...」

聽到來自歐洲不同國家的人不約而同說出了相同概念,反觀台灣(亞洲?)大部分時間的教育都是單方向進行...

過去一年多我不斷透過與各國學生的對話,試著了解、分析什麼樣的教育方式造就什麼樣的個性。

進而試著分析是什麼因素造成自己自卑、沒自信、害怕等等個性。發現都來自某些學校教育、家庭教育...

我一直告訴自己,從小到大我是一個在台灣教育制度下的受害者(痛恨考試,認真讀還是考不好的人,QQ,一個永遠害怕考試的人....我想這是身旁許多學霸無法理解的痛苦)


我不希望再用相同方式「虐待」外國學生,因此不喜歡跟語言中心一樣一週內教完一課、半本書後大考試...


再者,這種方式也不是他們會接受的,因此都抱著一個相較開放、自由的學習方式,總是告訴學生沒有標準答案,重點是怎麼運用語言...


前幾天有一位口說程度非常好的🇫🇷學生突然走真心話路線跟我說:

「我真的覺得跟你上課很不一樣,我跟很多華語老師上過課,很多老師喜歡說很多,然後一直糾正我說的...

當然,語言不熟難免有錯、表達不清楚的時候,但是你都會很認真得聽,然後再告訴我怎麼改更好...,不會讓我們感覺很挫折。而且你教的,都真的是馬上走出門就能用的。

因為你這樣的上課方式,我都超努力用中文表達自己真正的想法,這種感覺真的很過癮⋯⋯」


聽學生這麼說,我認真差點落淚。😭 因為我清楚知道我的教學方式一定不適合那種為了考試或是不愛(擅長)發表意見的亞洲人(?

但至少,我的教學方法,理念得到某些學生們的支持與贊同...

在教學這條路上,因為這些學生,讓我更清楚自己的方向...讓我能夠跳脫語言中心的框架,創造JLMS 的風格....

13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