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JLMS_Jenny

<教中文教到進紀錄片>

上週某位學生為我可不可以加入一個紀錄片的拍攝,因為有一位外國導演要紀錄、訪問那些因為疫情卡也在台灣的外國人。

我學生應該跟這位導演說過:「我每年來台灣都是為了學中文。」因此導演想要有一些「上中文課」的畫面。

對我來說就是一個有趣的紀錄,因此我答應了這個邀約。

拍攝非常順利,就是我們平常上課的狀態,我準備了一個題為「隱私」的口說主題。 我們就真的開始像平常上課的方式開始錄影、錄音….

我們順利地在三十分鐘內完成錄製!

——————————

錄完後,導演吃了個小點,我們簡單地聊了一下。 全程我都戴著口罩。但我一直覺得這個導演有點眼熟。

之後我從廁所回來,聽到學生在跟這位導演介紹,學生說「我的中文閱讀聽力能力不錯,但就是口說,說不出來,但Jenny非常懂我的需要,知道我應該怎麼練習..」


導演離開前問我:「Jenny你有名片嗎?我想我也可以這樣練習!但我最大的問題是我不容易專心」


學生大叫「我也是啊!每個人都有這個問題!所以我跟Jenny上課,他知道怎麼吸引我專注力!」


我從皮包裡拿出名片遞給他,但突然,我覺得以上對話好熟悉,我聽過!

再仔細回想……

「我知道,這個人就是在半年前,華山電影咖啡廳裡,攔截我顧問級學生,說想要跟我學中文的美國人…就是那個寄信給我,問我『你的背景,你有什麼中文文憑的美國人』」我心裡吶喊著….


他看著我的名片,也突然想起我們曾經通過信,但那封信的結局可能不是太開心,因為我告訴他『如果你覺得我的費用太貴,我可以介紹其他老師給你』。


他對我說:「哇!上次我們在華山電影的咖啡見面,再次見面是你要出現在我的電影裡。這真的太棒了!」

不管他說這個是為了要緩解原本那封信的結尾的或是他真心覺得。

我都沒關係,因為我半句話都沒說,學生們的直接反應都為我證明了我的教學能力。那些不是文憑能解決的能力。 ———————————————-

我把這件事情跟當時為我憤恨不平的顧問級學生說,學生用他進步神速的中文說:

「你問他『你是好導演嗎?你有什麼導演文憑?沒有文憑我不要在你的電影裡』」

當學生能這樣用中文高級酸,身為老師也是一種莫大的成就感。

#世界真的很小 #我的學生怎麼都這

#珍妮的教學筆記

#華語老師

#這些問題真的跟文憑沒關係

2 views0 comments
bottom of page